首页 > 商洛站 > 舆情观察 > 正文

塔云山老道士的倾诉

核心提示: 1983年,李宗圣到塔云山做看守,自己筹款1800元对庙宇进行修缮,随即添置了香案、桌凳等,紧接着请来了达仁镇民间画师屠明春历时一年将庙宇所有神像恢复原状。由于自己的精心付出,塔云山道观确实发展壮大了,但在利益的驱动下形成了许多矛盾,塔云山道观的门票收入、香火收入等都被公司控制。如今年老体弱、已进入70高龄的我却落得如此地步,健康无人管,生活无着落!

我叫李宗圣,男,汉族,现年73岁,留守于镇安县塔云山道观数十年,眼看塔云山道观香火收入也与日俱增,可我的生活状况却十分困苦。

1983年,我到塔云山做看守,初到此地,看到在被文革运动中被毁得一片狼藉的庙宇,我心疼至极,于是四处奔走,筹款1800元对庙宇进行修缮,随即添置了香案、桌凳等,紧接着请来了达仁镇民间画师屠明春历时一年将庙宇所有神像恢复原状。由于本人工作突出,1994年5月被镇安县文化局正式聘请为塔云山文化旅游开发区筹建小组副组长;1998年镇安县民宗局任命我为塔云山道观管委会主任;2000年商洛市道教协会成立,我被选举为商洛市道协常务理事,同年8月在山阳县天竺山双凤观受戒得到相关证件(三师证件)。

借助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在寺院人员的努力下,随着各方投资的不断加大,塔云山名气一天天大起来,自然而然香火日愈旺盛,随之带来了很为可观的效益,塔云山顺其自然地成为镇安县对外宣传的一张名片。

塔云山道观确实发展壮大了,但在利益的驱动下形成了许多矛盾,塔云山道观的门票收入、香火收入等都被公司控制。最重要的是我在这里尽心尽职,付出了我的一切精力,而他们却不把僧人当人看,在生活上百般克扣,在经济上控制严格,我每值班一天仅给30元零用钱,如果哪天身体不好不能值班,就一分钱都没有了,而其他闲杂人员整天啥都不干却月月能拿2800元的工资。

我把自己后大半生的精力都贡献给了塔云山的发展,如今年老体弱、已进入70高龄的我却落得如此地步,健康无人管,生活无着落!我日思夜想,昼夜难眠,希望借助媒体一角帮我这个可怜的老人呼吁,以便引起相关部门领导的注意,使我能老有所依、老有所养,能够充分享受到目前的阳光好政策,享受到党的温暖。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张波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