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洛站 > 文化艺术 > 正文

飞机临山乡

核心提示: 天露明,瞌睡多的人还没有睁开眼,屋内柱子上的舌簧喇叭就吼开了:“各大队注意,各大队民兵注意,八点半,安,八点半,飞机就来,欢迎飞机……”

飞机临山乡

文/王天时    

31530697_1393243476333_mthumb

天露明,瞌睡多的人还没有睁开眼,屋内柱子上的舌簧喇叭就吼开了:“各大队注意,各大队民兵注意,八点半,安,八点半,飞机就来,欢迎飞机……”

一听声音,谁都知道这是公社武装部长黄山虎。这声音在上下村院几十里都是堂堂熟。黄部长一通知欢迎飞机,连常恋热被窝的懒汉也都翻身跳下了炕,连爬带滚出了门,老爷爷寻棍棍,老婆婆梳头换衣服,扶的,拉的,都朝落飞机的牡丹坪潮。山乡里人没见过大世面,更喜爱凑热闹,前几月就打听到牡丹坪五亩地平整成飞机场,要落飞机,探啥“油”矿,造原子弹,一连盼了几个月,今天飞机要来,谁还有不去的道理。要是错过了这个好机会,谁知道哪一辈子才能见到飞机?

黄部长今天格外地有精神,武装带往黄军装上一扎,盒子枪向右肩一斜挎,红皮语录本朝兜里一插,外露二指宽一绺,新报纸卷成空心圆柱形,攥在手里尺把长,嘴里喊着“一、二、一”,嗓音洪亮,率领着一支民兵队伍大步踏踏地赶向飞机场。黄部长工作没说的,向来认真负责,有办法,有声势,轰轰烈烈,热热闹闹。谁都能想来,飞机场上的岗哨严不严,安全不安全,这可是个大事情,万一有阶级敌人破坏,就是政治问题。黄部长一大清早赶到现场,就是要安排岗哨布置警卫,确保安全万无一失。他带领着民兵队伍,穿过柳林,涉过清溪,大步踏踏地赶到飞机场。欢迎飞机的舞台昨天就搭好了,前额的横幅哗啦哗啦响,两边靠木桩树起来的一长绺芦苇蓆,上面贴着红艳艳的标语。机场四周,民兵四五尺远一个,背着步枪,枪尖上着刺刀,银光闪闪。一切检查完毕,黄部长鼻孔里的两股气流才没了响声,紧闭着的嘴巴张开一个长方形,黑脸浮上了一层红釉,像一块正在散热的红铁块。

时间过得真慢,黄部长再一次巡视完毕,好长时间,飞机咋还不来呢?又捋起袖管,焦急地瞅着手表,细心看了半天,发现时钟才过了一个钟头。他抬头望望西北方向的天空,天空里一片湛蓝,连一只鸟儿也没有。

“嗡,嗡,嗡”?

“嗡,嗡,嗡”?

“啊,飞机!”

这不像常来的汽车声,也不像常来的拖拉机声,更不像自行车声,肯定是飞机声。一霎时,不管是腿长的还是腿短的,能跑的还是不能跑的,都浑身来了劲,都争先恐后地朝警戒圈周围涌。主席台前,人山人海;河畔上下,人流如潮;满山架岭,人群还蚂蚁般地多。公路上,人稠路窄跑不快,有的人就从麦地里、菜地里、河道上朝前跑。娃娃们爱惊奇,一边朝前跑,一边还拧头朝后看,后来干脆倒退着边看边跑。跌进水沟的,撞住大树的,划破手掌的,哭哩,笑哩,遗掉帽子的都有。县剧团下乡唱大戏,杂剧团串寨耍把戏,哪还有这热闹?

黄部长登上主席台,两手背后,举目远眺着西来的飞机,黑森森的面孔凝神专注。江源上,飞机黑老鹰般大,近啦,低啦,到头上了,像三间房子一样大的黑蜻蜓,连窗玻璃内的人的上身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声音也从“嗡嗡嗡”变成了“轰隆隆”。他往台上一站,刚才松弛的心情,现在又紧张起来,浑身的每一块肌肉在痉挛,每一个毛孔都闭紧了眼眼,一颗心,在胸膛里“突突”地跳动。随着飞机越来越低,越来越近,看得越来越清,他的肌肉痉挛得越发厉害。当飞机绕机场一周,肚皮躲过白杨树梢,舒展翅翼,滑翔落地的一瞬间,黄部长眼中一热,血液沸腾,猛地举起报纸卷,朝空中用力一挥,嗓门粗八度,带领群众高呼起口号:

“向飞机学习!”黄部长挥起拳头,带头领呼着。

“向飞机学习!”台下成千成百的社员群众也挥起森林般的拳头跟着呼喊。

“向飞机致敬!”黄部长挥起拳头,继续带头领呼着。

“向飞机致敬!”台下成百成千的社员群众挥起森林般的拳头也继续跟着呼喊。

“向伟大的正确的英明的飞机学习!”黄部长挥舞着拳头,带头领呼着。由于挥舞时用力过猛,那手腕上的表蒙子被震落了,掉在地上,砸死了几只辛勤劳动的蚂蚁。

“向伟大的正确的英明的飞机学习!”台下成百成千的社员群众也挥起森林般的拳头跟着呼喊。

“向伟大的正确的英明的飞机致敬!”黄部长挥舞起拳头,继续带头领呼着。由于挥舞时用劲过大,那时针、分针、秒针不翼而飞,落在了三里外的小河里,时针扎死了一条锻炼身体的鲤鱼,分针刺死了一条洄游产卵的鲫鱼,秒针戳伤了一只务实而不务空的乌龟。

“向伟大的正确的英明的飞机致敬!”台下成百成千的社员群众挥舞起森林般的拳头也继续呼喊着。

“向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飞机学习!”黄部长挥舞着拳头,带头领呼着。由于挥舞时用力过猛,手表飞到了九霄云外,击中了云中一只务空而不盲从、有眼睛有头脑的雄鹰。

“向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飞机学习!”台下成百成千的社员群众挥舞起森林般的拳头跟随呼喊着。

“向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飞机致敬!”黄部长挥舞着拳头,继续领呼着。由于呼口号时用力过猛,一只胳膊脱臼了。

“向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飞机致敬!”台下成百成千的社员群众挥舞起森林般的拳头继续呼喊着。那声音也真是“响遏行云”了。

飞速旋转的螺旋桨,“哗哗”地搏击空气,掀起了惊天动地的气浪,平光光的停机坪,腾起了团团土雾。飞机在落,口号在呼,红旗在舞,锣鼓在敲,真正是红旗如海歌如潮,红旗如潮歌如海。

飞机受到从来没有过的礼遇和欢迎。

飞机刚一停稳,黄部长就两拳半握,两手提起,小跑步到飞机前面,“啪”地一个立正,向机舱里走出的解放军同志行了一个军礼,然后紧摇着手,说:“欢迎!欢迎!欢迎亲人解放军来我社光临指导。”

双方寒暄结束,主席台前各就各位,黄部长走到中间的课桌前,致欢迎辞:

“亲人解放军,不远万里,跋山涉水,来到我们公社,你们辛苦了!我代表我社全体干部和广大的贫下中农同志们,向你们致以崇高的革命的敬礼!”

“在中国共产党第九次代表大会胜利召开的日子里,我社飞来了飞机。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

他用茶缸里的开水润了润冒烟发疼的嗓子,离开讲稿发挥起来,“嗯,我们要想一想,我们为什么不开‘八大’呢?为什么不开‘十大’呢?却偏偏要开‘九大’,这里边有深远的政治意义和历史意义。嗯,我们还要想一想,过去,我们穷山沟里来过飞机没有?从来都没有来过。飞机去年咋不来呢?明年咋不来呢?在‘九大’刚刚召开的日子飞来了!这其中有深远的政治意义和历史意义,你们想来没有?嗯,我们怎能不想一想?”

会场里鸦雀无声,也不知大家想来没有,也不知大家把这些最基本最常见的到底是人应该向飞机学习,还是飞机应该向人学习,到底人民应该向个人英雄学习,还是个人英雄应该向人民学习,头脑应该给自己长还是给别人长的问题,想清了没有?想对了没有?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刘娅文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