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洛站 > 文化艺术 > 正文

挂笔

核心提示: 前些年文人都爱说那个著名的笑话,一个粗人把作协的人听成了做鞋的人,还说鞋谁都要穿,是门啥时候也饿不了肚子的好职业。大伙都有几分神圣的东西让人小瞧的忿忿然。是呀,我们是生产精神产品的灵魂工程师,咋能和脏兮兮的坐在街头的鞋匠坐在一条凳子上称兄道弟呢?

挂笔

文 | 鱼在洋

timg (3)

前些年文人都爱说那个著名的笑话,一个粗人把作协的人听成了做鞋的人,还说鞋谁都要穿,是门啥时候也饿不了肚子的好职业。大伙都有几分神圣的东西让人小瞧的忿忿然。是呀,我们是生产精神产品的灵魂工程师,咋能和脏兮兮的坐在街头的鞋匠坐在一条凳子上称兄道弟呢?

日子一天天流走,路边的鞋匠楼楼房都盖起了,我的好多作家却依旧为出一本自己的书没几千块钱买书号发愁。头顶成了飞机跑道,点灯熬油在老婆的唠叼声中,面黄肌瘦心血填满了一本本方格纸,谁料挣不来稿费还得倒贴银子,哪能和鞋匠相比?谁见过给你钉了鞋还送钱给你的鞋匠?你以为你是谁,当年把你当做鞋的也算高看你一眼了。百无一用是书生,还是改行钉鞋吧,实在。不动脑筋敲敲打打还锻炼身体哩。

静下心一想,文人自古都是下九流的角色,只是自己自命不凡罢了。说到底和鞋匠一样,靠手艺吃饭。文人念的圣贤语录多,给自已肩膀上压了副忧国忧民的担子,实际上他们也是担不动的。好多文人都有官瘾又学不会拍马屁舍不下面子送银子,想浪得虚名让皇上当伯乐发现布衣千里马哩。

你瞅瞅文学史,这种故事是连续剧,一朝一朝都在演。没当上官一肚子牢骚,混上去了专门批评还在怀才不遇撂风凉话的,稍有冒犯,就会脸色一变让昔日的同行轻则流放重则满门抄斩。当然皇帝是他的后台,他知道大老板是实用主义者,要几个文人点缀只是为了显得有层次听点艺术性的奉承话而已。愤怒出诗人,恰好怀才不遇的闷酒造就了李白之流的千古美名。

现如今不光没了皇帝,连凭几篇文章就能当官的时代也俱往矣。老百姓都一门心思发家致富,没有闲工夫看那些哼哼唧唧的多愁善感。文人从万众仰目的顶点一下成了帮闲的多余人,心情比更年期的女人还复杂。于是神圣的笔马上显得轻飘飘的,写出的东西也似乎无足轻重。发出来没人叫好也没人骂娘,如同演员在空荡荡的没有观众剧场演戏,有几多落寞的伤感。

于是文人们面临了下岗的考验。男女之间那点小事让好多大小作家整出几百万字依旧没能再次洛阳纸贵,反倒吓跑了不少纯情的读者。笔者作为文人的一员,常常替他们背了好多骂名。枯坐时乱想,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是没法子的事情,文学没人关注谁能说不是好事情呢?

少一个文学爱好者多一个老板多好呀,人们一门心思挣钱,西部开发也就提了速。我常想有点自知之明的文人不妨挂笔一年半载,好好生活,多想想,省得乱七八糟胡写,想叫人家注意反倒瞎了手艺。当然挂到墙上的笔有一天取下来的时候,肯定会写出有点份量的作品,因为从心底流出的往往才是真情。真情不是水而是酒,能燃烧也能醉人。

要是实在再也拿不动笔,那就索性封笔吧。不吃凉粉挪板凳,当个鞋匠也值得庆贺。一招鲜吃遍天还不得颈椎病,有了钱,有了生活,歪打正着,说不定还能成为中国著名的鞋匠作家呢。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鱼在洋 挂笔 散文
责任编辑:王文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