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洛站 > 文化艺术 > 正文

芙 蓉 雨

核心提示: 西湖边的滴翠楼里,文人王珂倚窗而坐,面色平静,品着翠绿清香的龙井茶。此楼乃江南名楼,雕梁画栋,窗外夏雨连绵,潺潺而落,忽然一个雨滴落在王珂的茶杯里,溅起一圈涟漪,此时飘来一声声清脆落盘的琵琶之音,池中莲藕荷花清香四溢,和着悠扬的弦音,连屋檐上都落满了醉人的气息。

芙   蓉    雨

文/詹懿

西湖边的滴翠楼里,文人王珂倚窗而坐,面色平静,品着翠绿清香的龙井茶。此楼乃江南名楼,雕梁画栋,窗外夏雨连绵,潺潺而落,忽然一个雨滴落在王珂的茶杯里,溅起一圈涟漪,此时飘来一声声清脆落盘的琵琶之音,池中莲藕荷花清香四溢,和着悠扬的弦音,连屋檐上都落满了醉人的气息。

t0102525b0742610fe5

王珂心里也泛起一圈涟漪,不自觉地起身下楼,循声而去,只见码头上有一艘装饰华丽的画舫,琵琶声正从船中所来,周围人们议论纷纷,王珂问旁边一小哥此曲为何人所弹,小哥面露鄙夷之色:“你不认识她呀?她乃江南名妓芙蓉是也!”王珂随手摘下一朵莲蓬,捧于怀中,纵身上船,亦步亦趋。只见一气若幽兰,肌肤娇嫩,身着素衣,举手投足间有股轻灵之气的美女正在全神贯注地弹奏。因害怕打扰到姑娘,王珂蹑手蹑脚,但是百密一疏,他身上的玲珑玉佩还是不争气的微微叮咚撞击了一下,此时琵琶声戛然而止,芙蓉警觉地回头一望:“你是谁?”只见她双手白嫩如春荑,肤如凝脂细又腻,脖颈粉白如蝤蛴,齿如瓜子白又齐,额头方正蛾眉细,言语烈焰启红唇。王珂顿时有一种将旁边梳妆台上染唇画眉用的染料倒到藕花池中,以留作此地永久纪念的冲动。王珂忙欠身答道:“在下一介布衣书生,王珂!”“你怎么会在这儿?”“在下被姑娘琵琶声吸引,情不自禁随身而来,实在是失礼,这株新采的莲蓬献与姑娘。在下不才,却也通晓些音律,从姑娘的琴声中我似乎听到了哀怨忧愁之意,而这首曲子乃明快清亮之音,因此姑娘弹奏的技艺虽然娴熟,但境界似乎让人听不出来!”芙蓉叹息道:“公子所言极是,吾虽空有一身技艺,但生不逢时,虽金钱不缺,衣食不愁,但试问世上能有几人可引为知己,能够怜香惜玉,那些达官贵人只不过是贪幕我的容貌罢了!”公子说道:“伤心事不提也罢,吾虽不才,却也喜欢吟诗作画,填词作曲,附庸风雅。我适才听闻琵琶之音,感到姑娘虽然才情卓越,但是真正适合姑娘风格的曲子却很少有,此处荷花怒放,鹤舞蝶飞,我也做得几首荷花诗,不如就此与姑娘合作完成一曲何如?”

过了半晌,曲子已完成大半,王珂建议此曲取名《芙蓉雨》,姑娘深以为是。转眼天色已暗,芙蓉问公子道:“公子今后有何打算,长期闲云野鹤也不是办法!”公子道:“实不相瞒,我虽爱好吟诗作对,但却不善考取功名,几番进京赶考失败,空费大量金钱,至今已快到了囊中羞涩,两手空空的境地了。芙蓉暗自思忖半晌说道:“公子这么好的才气,车到山前必有路,我相信你一定能考取功名的。公子切不可因一时失利而灰心丧气啊!你我忙碌一整天,也该用些晚膳了!”王珂道:“千金易得,知己难求,何况是红颜知己。理应由我请客,咱们不如去趟滴翠楼里用膳,何如?”芙蓉说道:“此言差矣,公子一切要以考取功名为要务,那滴翠楼乃达官显贵、富商重贾来往之地,消费颇高,公子不可打肿脸充胖子,从今往后再不可放浪形骸,醉生梦死了。我听闻这西湖边上有一小店,所卖小吃东坡豆腐颇为有名,你我可同去品尝。”王珂羞得面红耳赤,低头说道:“恭敬不如从命。”

用膳完毕,芙蓉引公子入画舫自己的闺阁中,取出一木箱,打开,原来全是些金银珠宝、首饰挂坠之类,十分精致。芙蓉说道:“公子,吾虽辛苦卖笑换食,但小女子视金钱如粪土,我平时吃穿用度不需自己费心,这些东西乃身外之物,对我并无多大用处,公子正当春秋鼎盛,理应发奋读书,为国效力,服务天下苍生,公子正需要此物,吾将其赠与公子,希望公子日后不忘妾之重托,不负今日之初心。天色已晚,公子快回吧!”王珂含泪道:“姑娘如此深明大义,我必铭记今日之情之景。“说完,捧箱转身而去。

第二天的傍晚,王珂正与芙蓉相谈甚欢,画舫的主人通知芙蓉,船要立即开动前往扬州,王珂不忍分别,含泪说道:“待我日后考取功名,就是抛弃荣华富贵也要将姑娘赎身出来!”芙蓉亦含泪点头。

作别完毕,王珂无奈下船,画船开

动,痴痴的王珂依依不舍,在码头上紧随画船迤逦而行,而芙蓉亦倚窗招手。忽然天公不作美,一阵大风刮着沙尘从天际扑面而来,瞬间十步开外迷雾茫茫,王珂用手拂尘,拼命往湖中看,只见白茫茫一片,只得悻悻而归。

晚上,画船驶入江中,芙蓉倚窗长吁短叹,此时一轮圆盘似的明月,照着水面上升起的水雾,月影婆娑,月色迷离。藕花深处突然驶过一艘轻快的渔船,船头立一头发花白、颇有仙风道骨的渔翁,小船从画船驶过时,突然放慢速度,渔翁对芙蓉喊道:“姑娘如此重情重义,令人钦佩,只是你的投入有可能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芙蓉问道:“老人家,这当作何解释?”渔翁答道:“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送你一首判词,你牢记心,到时自会领悟,‘试问多一份情又怎地,站在别人的雨季,淋湿自己空弹一出戏;空望他功成名就又怎地,豆腐换成金羽衣,岂不知你已在画里’!”渔翁说完大笑而去,芙蓉终不解其意。自此王珂与芙蓉失去联系,各奔天涯。

时光荏苒,转眼十五年已过,芙蓉在全国各地颠沛流离,饱经沧桑,在荆州地界时,画船曾遭遇一伙草寇打劫,老板被杀,芙蓉也被强人掳上山做了压寨夫人,过了四五年,芙蓉趁其监管松懈之时从山上逃出,无奈之下回到杭州隐姓埋名在民间艰难度日,其中心酸自不必细说。忽有一日,芙蓉闻说新上任的浙江巡抚爱民如子,刚正不阿,清廉简朴,芙蓉心里暗暗敬佩,四处打听得此人姓王名珂。一日在街边偶遇骑着高头大马外出体察民情而归的巡抚大人,只见他紫袡蟒袍,威风凛凛,周围随从众多,芙蓉心里已是怦然心动,便打听得王巡抚住处。终于在一个黄昏后,手捧一株新采的莲蓬,专程前来拜访。当时只见府上灯火辉煌,人声鼎沸,觥筹交错。芙蓉想要入内,却被门口的侍卫挡住,喝道:“哪里来的村妇,竟敢擅闯府邸,再不离开,将你乱棍逐出!”这时恰好一个老管家出得门来,芙蓉将其拦住说道:“老人家,吾乃你家老爷故友,麻烦您前去通报一声,你家老爷知情后必有重赏!”老管家欣然同意。

过了半晌,老管家出来对芙蓉说道:“老爷正在敬事堂会友,让你到内厅稍候片刻,芙蓉随老管家入到内厅,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墙上挂着的一幅巨型画—美人奏乐图。咦,这个美人不就是年轻时候的自己吗!只见画里的她坐在画舫的回廊上,怀里抱着一副琵琶,只不过画上的她穿的是朝廷诰命夫人才能穿着的华丽服饰“金羽衣”,对比现在年老色衰、穷困潦倒的自己,实在让人唏嘘不已。

这时只见王巡抚器宇轩昂的从中门而入,旁边跟着几个年轻漂亮、步态轻盈的侍女。这些年王巡抚中得功名,官运亨通,志得意满,似乎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王巡抚悄声说道:“这位婆婆不用怕!本官一向惜老怜贫,你可是有什么冤情要向本官申诉,且慢慢说来,本官为你做主。”“婆婆”,芙蓉闻听此言不自觉得脸上滚下泪来,一字一句说道:“杭州滴翠楼,西湖芙蓉雨,月夜渔翁言!”芙蓉看见王珂一脸懵懂的样子,再看看墙上的美女图,芙蓉想起了渔翁的判词,恍然大悟。于是她将新采的莲蓬掷于地上,大笑三声,飘然出门离去。王珂见她行为怪异,不知所踪,虽很诧异却也无可奈何。他反复咀嚼“婆婆”说的那三句近乎天书的话,忽然看见地上掉落的平日自己最喜食的莲蓬子,若有所思,总算回忆起什么,忙吩咐手下小厮去找刚才的那位“婆婆”…

此时西湖边上下起了大雨,一艘破旧的画船正好停在码头上,芙蓉手里拿着多年未用的琵琶,登上画船,这几年的遭遇一幕幕在芙蓉心头萦绕,这时一首曲子的雏形已经在她脑海里成型,她迅速弹出了那首当年未完成的新曲《芙蓉雨》,那脆如珍珠落盘的琵琶声声巧入连绵细雨之时,更兼有芙蓉温婉如缎的歌声响起:“藕花香,染檐牙,惹那诗人纵步随她;佩声微,琴声儿退,斗胆了一池眉叶丹沙;画船开,心随他,谁不作美,偏起风沙;倚蓬窗,月色轻晃,偶闻得渔翁一席话;试问多一份情又怎地,站在别人的雨季,淋湿自己空弹一出戏;空望他功成名就又怎地,豆腐换成金羽衣,岂不知你已在画里…这一搭,莲蓬子落地,几回迷。”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文学作品 西湖
责任编辑:王文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