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洛站 > 文化艺术 > 正文

【端午节系列报道】 妈妈的粽子

核心提示: 端午节临近了,脑子里总想起儿时妈妈包的粽子,这种记忆竟恍如昨日。

  妈妈的粽子

作者: 王阶运

微信图片_20180616191317

端午节临近了,脑子里总想起儿时妈妈包的粽子,这种记忆竟恍如昨日。

那时候,每在端午的前几天,妈妈便买来五色线,用绣花针拧成一股,那时叫花花头绳,给我们这些孩子系在手腕上,说手腕上馋了五色线,能够避祸。那时,我们并不理会这些,只觉得五颜六色,好看极了。妈妈那时年轻,手巧,眼也明亮,穿针引线甚是麻利,尤其是每每穿完针后,给线尾挽疙瘩,手一捻就成,让我佩服不已。

端午节离不开接着是包粽子。早一个月,妈妈就到街市上买来一把把宽宽的槲叶,还有细细的马兰草,用水煮过,阴干在屋子里。那时家里吃不起大米,包粽子多数用的糜子,少数人家用小米,端午前三四天,把米和四季豆泡在大瓷盆里;端午的前一两天开始包粽子,包粽子时,妈妈先将一张张槲叶捋平,包上糜子和豆子,将其灌上泡米的水,然后用马兰草绑牢,放进大铁锅里,傍晚开始蒸煮。我照旧是拉风箱,随着风箱噼啪作响,锅里咕嘟咕嘟,锅盖缝隙冒出蒸汽,便闻到一股子五谷香,还有槲叶、马兰草甜丝丝的青草香。我早已垂涎欲滴,就像只小苍蝇总围着锅台转。妈妈笑着说:“粽子得焖一夜,明早吃才香哩!” 我有点扫兴,但禁不住眼皮打架,于是就去睡觉了。天麻麻亮,一睁眼,枕头边是妈妈放在碗里的一只粽子,香喷喷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也不管有没有洗手洗脸,端起碗就吃, 那个香甜的味道,终生难忘。

端午时节是割麦的季节,随着算黄算割的一声声嘶叫,大人们开始割麦,田间地头热浪翻滚,下地时带上放凉的粽子,肚子饿了,坐在地里吃两个粽子,既饱腹,又降温,还省得回家吃饭浪费时间,一举多得。

时光荏苒,离家30多年了,虽然每年端午都吃粽子, 但怎么总是吃不出儿时妈妈的粽子的滋味,这也许就是乡愁吧!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王文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