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洛站 > 专题报道 > 正文

【八一建军节特别报道】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色歌谣的艺术特点和历史价值(之三)

核心提示: 我们收集的这些鄂豫陕革命根据地流传的红色歌谣,产生于1934年12月8日至1937年4月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读之让人激动不已,品之令人深思遐想,回味无穷。这些红色歌谣已经传唱了80多年,其蕴含的不朽的革命精神和它们所反映一个时代独特的艺术魅力,是我们的革命先辈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一笔精神财富和文化遗产。

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色歌谣的艺术特点和历史价值

文/张毅真

微信图片_20180802194411

红二十五军长征,及其在长征途中成功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创造了史诗般的英雄壮举。根据地军民在这一时期创作、传唱了大量的红色歌谣。这些歌谣朗朗上口,广为传唱,反映了让人热血沸腾的那一段红色历史。

歌谣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通俗易懂、便于传播的特点。毛泽东同志曾说过:“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作为重视文化的队伍,红色歌谣是红军思想政治宣传工作的有力武器,其中鄂豫陕革命根据地产生和流传的红军的歌,不但数量多,而且影响深远。这些红色歌谣既是宣传党的政策、主张、纪律作风建设的需要,又是党群一家亲、军民鱼水情的时代反映,更是红军精神力量和战斗力的重要支撑,以及红军指战员的精神食粮。

我们再一次收集研究这些红色歌谣,拂去尘封80年的历史尘埃,揭开她神秘的面纱,让她再次发出那个时代最美妙、最动听的歌声,让我们去感受红军战士和根据地人民美好的革命理想、坚定的革命信念和勇于献身的革命精神,让我们去理解红军战士和根据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对真挚爱情的追求和表达,特别是让我们感受到红军与根据地人民的血肉联系。

我们收集的这些鄂豫陕革命根据地流传的红色歌谣,产生于1934年12月8日至1937年4月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读之让人激动不已,品之令人深思遐想,回味无穷。这些红色歌谣已经传唱了80多年,其蕴含的不朽的革命精神和它们所反映一个时代独特的艺术魅力,是我们的革命先辈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一笔精神财富和文化遗产。我们进一步地研究她,必将为我们在新的长征中,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产生积极的作用。

三、歌唱红军是老区人民内心世界的真实反映

在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红二十五军高唱《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权,让人民群众翻身当家做主人,使受压迫、受剥削的人民群众深深认识到红军是穷人自己的队伍,只有跟着红军走,才是出路,才有活路。热爱红军,拥护红军,支持红军,这已成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人民的自觉行动。1934年11月16日,红二十五军在河南省罗山县何家冲出发时有2900多人。一路战斗减员,入陕创建根据地时剩2500多人。在红二十五军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期间,人民群众踊跃参军,红二十五军主力1935年7月离开根据地西征北上时增至近4000人。留在根据地的中共陕南特委将各路队伍整编为红七十四师,1937年4月奉命撤出根据地时发展到2100人。红二十五军成为长征中唯一一支人数增长的红军部队。据有关资料表明,商洛地区就有4000多人参加红军,仅柞水县红岩寺乡苏维埃政府就动员了300多人参加了红军。山阳县袁家沟口第四路游击师280多人,完整地编入红二十五军后西征北上。人民群众与红军情同手足,相依为命。人民群众把红军伤病员接到家里养护,把仅有的一升粮食送给红军,甚至不惜用生命掩护红军这样的事例在根据地数不胜数,这种用鲜血凝成的关系是牢不可破的。因而,人民群众用歌谣来表达对红军的热爱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红色歌谣涵盖了红军的方方面面以及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创建的整个过程,其主体是歌颂红军。这包括了歌唱红二十五军副军长,后任红二十五军军长、红十五军团军团长徐海东的歌谣《徐海东是咱亲大哥》,以及歌唱红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政委吴焕先等领导人的歌谣,也包括歌唱红军纪律严明、热爱群众和群众拥护红军的歌谣,还包括记叙红军政策、红军作战、红军训练的歌谣。

IMG_1399

徐向前元帅之子徐小岩中将为《红军的歌》题词词(严良玺摄影)

当然,歌谣作为一门大众文化艺术,反映爱情也是永恒的主题。红军战士的爱情一般都是经过血与火的煅烧而更加牢固、更加神圣。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反映爱情的红色歌谣多是憧憬美好未来,或者是付出终生幸福,有时甚至以生命为代价,但仍情不移、志不变,这些都反映了红军战士的爱情的浪漫、高尚和永恒,如《妹送情郎当红军》:

八角帽,红军星,

妹送情郎当红军……

等到天下太平了,

哥来接妹去成亲。

红军战士的爱情,无一例外把个人的爱情与为人民打天下的革命理想结合起来。《十送情郎当红军》的歌谣就反映了二者的结合:

……

十送哥哥当红军,

千言万语记在心,

只有跟着红军走,

穷人才能大翻身。

红军战士的爱情也无一例外经受了严酷的考验,甚至是以生命为代价。本书收录有三首《红军妻》的歌谣,歌谣的名字一样,词不一样,反映的人和事也不一样,但都是红军走后,红军战士的妻子或未婚妻在敌人的屠刀举起时,在“生”与“死”的抉择面前,选择了忠贞不渝的爱情,选择了“死”,信念坚定,毫不动摇。这里仅录一首《红军妻》:

要脑袋,

你就取,

姑娘对你怎能把头低?

山前山后去打听,

谁不知,姑娘就是红军妻。

要说这是歌谣的话,这其实就是一位红军战士的妻子最后发出的爱情宣言,之后从容地走向爱情的永恒。《红军妻》这首歌谣让日月为之动容,山水为之哭泣,这最后的爱情宣言以歌谣的形式永远流传,也在艺术的最高峰成为不朽。

在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艰难岁月里,以及红军撤离后根据地的人民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镇压,很多红军战士、苏维埃干部和革命群众惨遭杀害。据有关资料统计,仅根据地的中心区域商洛地区,就有777人壮烈牺牲,被关押者则难以计数。本书也收集了三首《就义歌》,歌谣的名字相同,词却不同,反映的人和事也不一样,但歌谣中红军战士、苏维埃干部和革命群众在“生”与“死”的抉择面前,则是相同的,他们不改信念,决不投降,从容赴死。这里也仅录一首《就义歌》:

要想老子投降你,

除非马生抵角树结云。

今日死了我一个,

明天到处是红军。

这首《就义歌》,我们今天读之、吟之,不禁要说:“要问红旗为什么这样红?这是因为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她。”共和国的旗帜一定留下了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烈士的英名。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人民,永远怀念为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而英勇献身的革命先烈!

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已成为历史,根据地人民与红军的深情厚谊却源远流长。本书收录了一首《“红军老祖”多保佑》的歌谣,这首歌讲的是1937年前后,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一位少年在“红军老祖”庙里跪拜“红军老祖”牌位时的心声倾诉,表现了人民群众对红军无限思念的真挚感情。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1935年6月,红二十五军在旬阳县林家坪乡一带开辟了根据地,建立了苏维埃政权。红军某部指导员高中宽精通中医,他常利用战斗空隙为群众治病,特别是救治了久病不起的瘫痪病人林大富,被群众尊为神医。后来高指导员掩护部队转移时英勇牺牲,乡亲们厚葬了他,还为他建立一座“红军老祖”庙,并给他塑了像,立了牌位,上香者络绎不绝。国民党政府多次毁庙和阻止群众上香,但因有群众保护,没有得逞。1958年,林家坪乡改称红军公社,1984年更名为红军乡,这是全国唯一以“红军”命名的乡镇。在丹凤县、商州区、镇安县和湖北省郧西县等地也都有“红军老祖”庙。这些“红军老祖”庙所在地不同,建成时间不同,供奉人物不同,但都反映了根据地群众对红军的思念之情。开国中将陈先瑞时任红七十四师师长,他多年后在他的《陈先瑞回忆录》中,对此既有回忆也有考证。《“红军老祖”多保佑》这首歌谣,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一真实故事。

记录历史,是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军歌谣一大显著特点。《红军哥哥要走了》和《红军哥哥回来了》两首歌谣,应该说是一首完整的歌谣,讲述了一个跨越60年历史的催人泪下的真实故事。1935年4月9日,红二十五军二二五团三营营长李学先在战斗中负伤,被鄂陕特委书记戴季英送到山阳县袁家沟口从大妈家养伤。从大妈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从大妈一家冒着杀头的危险精心护理着李学先。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李学先已完全融入了这个家庭,与这家人的感情日益深厚,已失去母亲的他认了从大妈为母亲,与从大妈的儿女也以兄妹相称,他还把生母留给他的一对银耳环送给了从大妈的大女儿大毛。1936年春,李学先的伤已痊愈,红七十四师来人接李学先归队。李学先走的那天晚上,大毛妹妹送了哥哥一程又一程,她拉着哥哥的手说:“哥哥你可要活着回来呀!妹子等着你。”

“只要哥哥活着,革命胜利后,哥哥一定回来的,回来和你们在一起,为妈妈养老送终。”李学先拉着妹妹的手郑重地说:“你可要等着哥哥回来。”红军哥哥的一句话,大毛妹妹做到了,她是用一生为代价做到的。李学先走后不久,从大妈由于思念李学先,忧愁去世。大毛的两个哥哥为了躲避国民党反动政府的追捕远走他乡,妹子二毛也远嫁外地,他们再也没有回来。大毛则在老屋等着,这一等就是60年,这其中的苦难难以言表。红军哥哥走后,根据地遭到国民党军队的彻底毁灭,人被杀,房被烧,地被荒。大毛一个弱女子就像野人一般东躲西藏,13年后,终于迎来了解放。山阳县城解放那天,她赶到县城,在解放大军中寻找她的红军哥哥,泪流尽,眼望穿,寻了三天没音信。她死了心,又回到那间烂房子,与记忆中的哥哥音容相伴度日。1996年,中央军委决定拍摄反映红二十五军长征历程的电视专题片《北上先锋》,应邀前来指导拍片工作的李学先又来到故地山阳县袁家沟口。这位九死一生的红军战士,并没有忘记他的妹子,更没有忘记他走时的庄严承诺。60年来,他多次寻找妹妹大毛,寻找从大妈一家,但都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仍不死心的他又委托山阳县党史办寻找妹妹大毛。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当年美丽的妹子大毛,如今已是满头银发,大名叫张秀英的大毛,仍坚守在当年李学先养伤的老屋里。他们的故事以及他们60年后的相见带有传奇性、戏剧性。李学先与妹妹相见时,妹妹大毛“哥哥你可叫妹子好等呀”的一句话,令已是85岁高龄的李学先泣不成声。几个小时的相会,两人的手始终不曾松开。红军哥哥与妹妹的兄妹情大地作证,日月动容,实在是令人震撼不已、感叹不已。他们的故事,引起了新闻界、文史界的高度关注。1996年10月,《陕西日报》发表了柴智省的长篇通讯《红军哥哥回来了》。60年前,这个故事被编成《红军哥哥要走了》的歌谣开始流传。60年一甲子,也是一轮回,红军哥哥李学先与他妹妹大毛的真实故事,跨越时空划了一个完整的圆,老区人民又以原来歌谣的形式传唱《红军哥哥回来了》。这两首歌谣收录如下:

红军哥哥要走了

山哭了,

水哭了,

人也哭了,

在我家养伤的红军哥哥要走了。

送了一程又一程,

直到望不见身影,

痴情的妹子还站在山坡把手招。

红军哥哥回来了

天笑了,

地笑了,

人也笑了,

走了六十年的红军哥哥回来了。

等了一年又一年,

八十岁才得音信,

痴情的妹子满头银发站在村口把哥叫。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王文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