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洛站 > 专题报道 > 正文

【八一建军节特别报道】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色歌谣的艺术特点和历史价值(之四)

核心提示: 作为重视文化的队伍,红色歌谣是红军思想政治宣传工作的有力武器,其中鄂豫陕革命根据地产生和流传的红军的歌,不但数量多,而且影响深远。这些红色歌谣既是宣传党的政策、主张、纪律作风建设的需要,又是党群一家亲、军民鱼水情的时代反映,更是红军精神力量和战斗力的重要支撑,以及红军指战员的精神食粮。

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色歌谣的艺术特点和历史价值

文/张毅真

微信图片_20180802194411

红二十五军长征,及其在长征途中成功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创造了史诗般的英雄壮举。根据地军民在这一时期创作、传唱了大量的红色歌谣。这些歌谣朗朗上口,广为传唱,反映了让人热血沸腾的那一段红色历史。

歌谣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通俗易懂、便于传播的特点。毛泽东同志曾说过:“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作为重视文化的队伍,红色歌谣是红军思想政治宣传工作的有力武器,其中鄂豫陕革命根据地产生和流传的红军的歌,不但数量多,而且影响深远。这些红色歌谣既是宣传党的政策、主张、纪律作风建设的需要,又是党群一家亲、军民鱼水情的时代反映,更是红军精神力量和战斗力的重要支撑,以及红军指战员的精神食粮。

我们再一次收集研究这些红色歌谣,拂去尘封80年的历史尘埃,揭开她神秘的面纱,让她再次发出那个时代最美妙、最动听的歌声,让我们去感受红军战士和根据地人民美好的革命理想、坚定的革命信念和勇于献身的革命精神,让我们去理解红军战士和根据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对真挚爱情的追求和表达,特别是让我们感受到红军与根据地人民的血肉联系。

我们收集的这些鄂豫陕革命根据地流传的红色歌谣,产生于1934年12月8日至1937年4月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读之让人激动不已,品之令人深思遐想,回味无穷。这些红色歌谣已经传唱了80多年,其蕴含的不朽的革命精神和它们所反映一个时代独特的艺术魅力,是我们的革命先辈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一笔精神财富和文化遗产。我们进一步地研究她,必将为我们在新的长征中,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产生积极的作用。

四、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色歌谣的艺术特点

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色歌谣,历经80年而没有被历史的尘埃湮没,还在被人们传唱,这是因为她是那一段红色岁月的历史记忆,记录了那个特定年代的悲壮与辉煌,是红色基因,是红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她不仅具有重要的政治宣传价值,还更具有艺术创作的巨大成就,是中国文化史上鲜艳的花朵。

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色歌谣的艺术特点;

(一)山歌与红色风暴有机结合

鄂豫陕边区本来就是山歌之乡,人民群众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构成了山歌所要反映的内容,唱山歌是人民群众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鄂豫陕边的镇安、柞水等县的方言,音色动听,婉转柔润,说话就像是在唱山歌。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打土豪,分田地,犹如一场红色风暴,一夜之间变了天,深受剥削压迫的贫苦大众打碎枷锁、当家作主。这极大地激发了人民群众的创作智慧,他们用最简便、最熟悉的艺术——歌谣去反映这一深刻的历史变革。1936年12月27日,红七十四师占领了宁陕县,击毙了国民党宁陕县县长居文召,人民群众欣喜若狂,一位沿街卖唱的艺人当即编了首《宁陕来红军》的歌谣:

腊月梅花开,

宁陕来红军,

缴枪几百支,

县长毙南门,

打土豪,救贫民,

穷苦百姓把腰伸。

这一歌谣记录了“红军来宁陕”这一历史事件的时间、地点、过程、结果,特别是贫困百姓旗帜鲜明的拥护态度。整个歌谣简洁明快,朗朗上口,极富韵味。“腊月梅花开”指明时间;“宁陕来红军”说明事件;“缴枪几百支,县长毙南门”说明了结果;“打土豪,救贫民”,指明红七十四师创建根据地最基本的政策;“穷苦百姓把腰伸”是人民群众最迫切的愿望,人民群众没有理由不拥护红军,拥护红军是人民群众的自觉行为。《宁陕来红军》是典型的民间艺术,极有感染力和艺术穿透力,十分鲜活,十分亲切,就是今天读起来,仍让人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本书收集的红色歌谣大多来自根据地的人民群众,他们是原创者。因而可以说,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色歌谣是山歌与红色风暴结合的产物。

(二)大别山小调及周边省民歌的进入和交流

地处鄂豫皖边的大别山也是山歌之乡,其词曲极具地域特征,与鄂豫陕边的山歌相比,在歌词的使用、曲调的搭配上有很大的区别。可以这样说,大别山民歌是江淮文化的一种艺术体现,而鄂豫陕边的山歌则兼具关中文化与中原文化的艺术特色。大别山小调在歌词上多以借喻、比喻、排比见长;鄂豫陕边山歌则以直接了当、主题鲜明见长,如《两岔建起苏维埃》《西省忙把城门关》,人们一听名字,就知道主题和意思了。

DSC_7507_副本

作者采访张高君(左)时合影(严良玺摄影)

红二十五军最初活动于以大别山为中心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也可以说红二十五军战士是唱着大别山小调来到鄂豫陕边的。《八月桂花开》是大别山小调中比较有名的一首,据红二十五军老战士黄铭章生前回忆,红二十五军的大别山老战士都会唱《八月桂花开》,也教会很多在鄂豫陕边当地入伍的新战士唱,根据地的一些群众也跟着唱。唱着唱着,《八月桂花开》衍生出《八月桂花黄》《八月桂花香》等既具大别山小调、又有鄂豫陕边山歌特征的歌谣,就艺术性而言更有特点。《八月桂花遍地开》这首歌,调还是大别山的调,词却变成极具时代特色的红色歌谣:

八月桂花遍地开,

先锋的旗帜竖起来,

唱一支国际歌,

请到苏维埃,

站到革命的前线,

不怕牺牲冲呀冲上前,

为的是政权,

工农兵专政永久万万年。

在笔者收集的红色歌谣中,有很大一部分有着大别山小调的特征。《八月桂花开》等大别山小调中最经典的词和曲调,在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色歌谣中得以体现。《八月桂花遍地开》是两者交流,在艺术上得到提高的最典型的一首歌谣。

红二十五军的干部和战士,主要来自河南、湖北、安徽等省,还有一部分来自其他省份。笔者收集的歌谣《枫叶红》是安徽民歌,《三送红军过三江》是河南民歌,《小放牛唱给红军听》是山西民歌。这些歌谣的曲调大部分是红军熟悉的山歌小调,词是在鄂豫陕边创建根据地时填的。

从收集到的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色歌谣中可以看出,红二十五军不仅是一支能征善战的英雄之师,而且是一支文化氛围很浓、十分热爱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队伍。山西籍红军连长马栋山在镇安县塔云山一带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府。他多次到过塔云山,也为塔云山的美景所陶醉、所感染,就采用山西民歌小调创作了《塔云山颂》,教给部队和当地群众唱,除此之外,还有红军女战士巩英妹用镇安县山歌小调填词创作的《三送红军过三江》,没有留下创作者姓名的红军歌谣《竹林关》,等等。这些红色歌谣歌词优美,充满了对根据地和根据地人民的无限热爱和炽热情感,今天唱来仍令人十分感动。

(三)歌谣创作者是一个庞大的群体

红色歌谣的一个显明特点就是鲜有原创者的姓名。本书收集的红色歌谣,除红二十五军政委吴焕先一首,红七十四师政治部主任曾焜的两首外,大都没有原创者的姓名。隐去作者的名字,一方面是原创者自我保护的需要,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歌谣是众人的合创。笔者曾多次到红色歌谣的流传地采访,了解到很多红色歌谣都是你唱一句我唱一段合起来的,有的是几首歌谣合并而成的。在几十年漫长的流传岁月中,也是你传我,我传他。传唱者在传唱中又不断改进演唱形式,不断修改歌词,这样使歌谣更便于记忆、更便于传唱、更能反映流传者的感情。比如,下面这首歌《大战袁沟口》:

大战袁沟口,

旅长逮到手。

杀在子午镇,

省里领尸首。

这首歌谣,反映的是红二十五军1935年7月2日在山阳县袁家沟口设伏,全歼国民党陕西警备第一旅,俘旅长唐嗣桐以下1400多人,毙伤300多人。据传唐嗣桐被红二十五军杀于长安县子午乡,国民党陕西省政府派人领走尸首。这是红二十五军的一次经典战例,这次歼灭战极大地鼓舞了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人民群众,人民群众且歌且舞,奔走相告。据了解,反映这一歼灭战的歌谣很多,当时有《红军活捉唐嗣桐》《红军打胜仗》等歌谣,但传到现在,只留下《大战袁沟口》这一首歌了。这首短短20个字的歌谣,把一场震动了国民党政府的战役表现得淋漓尽致。这首歌谣版本也很多,据传,曾有一页手抄的歌词,上面有几个人改动的笔迹,这说明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色歌谣的原创者是热爱红军、拥护红军的一个具有成千上万的人的庞大群体,有如此庞大的原创者队伍,其歌谣自然是经典的。

(四)白色恐怖使红色歌谣百炼成钢

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红色歌谣,产生于国民党军队“围剿”的枪炮声中,之后根据地人民又经历了近15年的白色恐怖,传唱红色歌谣,在那时是绝对禁止的,有违者轻者坐牢,重者是要杀头的。但作为有成千上万的人创作,成千上万的人传唱的红色歌谣,是能禁得住的吗?禁止红色歌谣的传唱只能使红色歌谣得到更精心的呵护,经过血与火的千锤百炼,她的艺术性必然得到极大的提高。

鄂豫陕边老区人民群众,与党与红军心贴着心,他们用生命保护着红色歌谣,也用生命传唱着红色歌谣。《当兵就要当红军》的红色歌谣,曾经鼓舞了一个时代的热血青年,当年很多根据地的青年就是唱着这首歌谣走进红军的队伍里。镇安县籍红军老战士闵耀雷曾经回忆,他就是唱着这首歌谣参加红二十五军的。商南县祝家店乡苏维埃政府土地委员吴长秀是当时苏区有名的红色歌手,他曾经用唱红色歌谣的方法宣传群众。他也常常唱《当兵就要当红军》这首歌,动员根据地的青年参加红军。红军撤离后,国民党军队对根据地进行了血腥摧残,不幸被捕的吴长秀受尽严刑拷打,他告诉敌人的是“不死还要唱红军的歌”。在刑场上,他视死如归,绝不屈服,唱着《当兵就要当红军》的歌谣英勇就义:

当兵就要当红军,

配合农友打豪绅,

地主老财和保长,

坚决打他不留情。

这就是红色歌谣的艺术魅力,经得起狂风和寒霜。

(五)红色矿藏的探掘者数代接力

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色歌谣是中国红色文化,也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她鼓舞了一代人为美好的理想拿起枪去英勇奋斗,在她铿锵有力的歌声中,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她也必然鼓舞着我们在新的长征中,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继续奋斗。所以,探掘“红色矿藏”是我们文化工作者、党史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很多文化工作者就投身到收集整理红色歌谣的工作中,他们完全是凭着对红色文化的热爱,以一个文化工作者的责任自发地去做这件事的。笔者在搜集的过程中,见到很多歌谣没有留下收集者的姓名,有的收集者是笔名,而第一代收集者已大多不在人世,健在的已是耄耋之年。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色歌谣最早的探掘者,可能为“老沉”,《“红军老祖”多保佑》的歌谣就是他收集整理的。根据邢显博所著的《商洛红色漫记》记述:“1952年8月19日,《人民日报》刊出当地作家程儒卿(署名“老沉”)整理的《“红军老祖”的故事》,受到文艺评论家巴人的点评。”几十年来,有很多热爱红色文化的人,不断地收集整理着红色歌谣,数代接力持续不断。

笔者还发现一位笔名“清漪”的同志收集整理了很多红色歌谣。经过打听寻访,才知道“清漪”是原商洛地区文化局局长屈超耘同志。这位老前辈1953年就开始收集整理红色歌谣,并将整理后的红色歌谣发表于《延河》《商洛报》等报刊。他知道笔者在收集整理红色歌谣后,十分激动。他说:“红色歌谣的挖掘整理和推出,并永远地流传下去,这是有利于社会的一件大事,是社会正能量。”他给予了笔者巨大鼓舞。笔名“牧人”的赵凌云老前辈,得知笔者在收集整理红色歌谣,立即给笔者寻来了大量的红色歌谣资料,还给笔者复印了1977年9月28日他采访鄂陕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程家盛烈士的遗孀倪志莲的采访内容,以及烈士家属用生命保护鄂陕边区苏维埃政府铜印过程的记录原件,鼓励笔者把这一件对传播红色文化有意义的事做成、做好。商洛市党史专家李文实(笔名“丹溪”)、刘少鸿等同志毕生致力于红色文化的挖掘和传播,使红色歌谣得到大众的进一步认可,在社会上更广泛地流传,令人十分钦佩。由于数代人的持续接力,红色歌谣不断地得到发掘和整理,成为我们前进的宝贵的精神财富。

在这里笔者特别要介绍的是一位为红色歌谣传唱、收集起到特殊作用的人——孙光将军。1935年元月,中共鄂豫陕省委任命红军排长孙光为第五路游击师师长。孙光即率部在镇安县、旬阳县一带开展宣传,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权,创建根据地。在一次军民联欢大会上,一位70多岁的客家人用湖南小调唱起了《红军来镇安》的歌谣。这位老人的歌谣引起台下红军部队和群众的共鸣,台上台下都唱了起来,气氛十分热烈,当场就有30多名群众报名参加了红军。孙光师长十分喜爱这首歌谣,立即叫有文化的卫生员把曲谱和歌词都记下来。1934年12月8日,担任尖刀排长的孙光随红二十五军到达商洛,从此孙光同志与商洛结下了不解之缘。1937年8月,随红七十四师奉命撤出根据地时,任红七十四师五团团长。1946年6月26日中原突围时,任中原军区十五旅四十三团团长的孙光担任开路先锋,率部挺进商洛。1947年8月,任西北民主联军第三十八军五十五师副师长的孙光进入商洛,任陕南军区第二分区司令员,率部解放了商洛全境及安康宁陕县,迎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孙光同志被调离商洛,任陕西、青海等省军区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孙光同志十分热爱鄂豫陕革命根据地,以及在这块土地上产生的红色歌谣。1950年,任商洛军分区司令员的孙光同志,组建了军分区文工队,并向文工队授予了军旗,要求文工队唱红军的歌,教育部队永远保持红军的本色。孙光同志还亲自教唱红军的歌,其中就有《红军来镇安》等歌谣。

张高君,高中文化程度,是1950年入伍的新战士。当时孙光同志就把张高君补充到文工队,并给张高君下达了一个特殊的任务,就是收集红色歌谣。由于孙光同志的努力,文工队的工作很有成绩,红色歌谣唱得远近闻名。文工队曾参加了西北军区组织的调演和巡回演出,还到北京为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演出,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1951年初,张高君随赵寿山任团长的陕西代表团赴朝鲜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北京火车站上火车时,由于车门太高,张高君上不去。正在这时,在北京开会、抽空前来送行的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急忙跨前一步,伸出一双大手,把张高君托上了火车。张高君回头向彭总司令天真、会心地一笑。也就在这一瞬间,随着“喀嚓”一声, 一位记者按下了相机的快门,使这一瞬间定格下来,成为永久。1952年3月15日,《陕西日报》刊发了新华社记者乔羽拍摄的“总司令与文艺战士”的照片。在朝鲜的那几个月,张高君每到一地都要唱《红军来镇安》等红军的歌,赢得了志愿军战士热烈的掌声。1956年张高君转业后,仍致力于红色歌谣的收集,共收集200多首有曲谱有歌词的红色歌谣。“文化大革命”时期,由于他与彭德怀元帅的那一张照片,张高君被打成“彭德怀的孝子贤孙”,被定为坏分子,被拉去整天游街。他的家被抄,收集的红色歌谣也被造反派一把火烧了,这使他痛心疾首、遗憾终生。

最近,笔者找到了80岁高龄的张高君同志。他听到笔者在收集红色歌谣,十分激动,说“这是抢救性收集”,他不愿他收集的红色歌谣被遗忘。他不顾年老体弱,毫不保留地凭记忆,为笔者唱了《枫叶红》《牛倌哥哥当红军》等19首红军的歌,并逐一讲解歌谣的产生、传唱、流传地域、收集过程等。这19首红军的歌既有歌词又有曲谱,十分完整,十分珍贵。这是一位军人对军队的无限深情,对任务的终生信守,对红色文化的毕生追求。

不忘历史,不忘初心。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红色歌谣,是激情燃烧岁月的时代最强音,是那个时代形成的独特的文化现象。红色歌谣也就是红军的歌,为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起到了难以估量的推动作用。今天,我们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征途上,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色歌谣仍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饱含激励人们前进的理想和信念,红军的歌必将永远地伴随着我们前进。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王文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