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洛站 > 专题报道 > 正文

《红军的歌》——坚决斗争不投降

坚决斗争不投降①

吴焕先②

深山密林是我家,

沙滩石板是我床,

尽管敌人逞凶狂,

坚决斗争不投降。

微信图片_20180809144745

【注】

①这首歌谣吴焕先同志创作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流传于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柞水县一带,表现了作者斗争到底、决不动摇的革命信念。

②吴焕先(1907—1935),出生于湖北省黄安县箭河乡四角曹门村(今属河南省信阳市新县),鄂豫皖苏区创建人之一,中国工农红军杰出的指挥员。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11月率紫云区农民武装参加黄麻起义,随后坚持斗争并参与创建鄂豫皖苏区和红二十五军。长征中,任鄂豫陕省委代书记,红二十五军政委。1935年8月21日在甘肃省泾川县战斗中英勇牺牲,年仅28岁。2009年9月10日,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附:

血染长征路

——记红二十五军政委吴焕先

李文实 赵凌云

今天,在纪念长征胜利50周年之际,我们更加怀念为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立下了卓著功勋的中共鄂豫陕省委代书记、红二十五军政委吴焕先同志。

挥刀杀敌

寒凝大地,冰封中原。1934年11月中旬,中共鄂豫皖省委根据中央指示,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以“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名义实行战略转移,从鄂豫皖苏区开始长征,过平汉路西向,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

这支2900多人的队伍,肩背干粮,脚穿草鞋,冒着凛冽的寒风,告别大别山,进入桐柏山,向中原大地的方城东北插去。

副军长徐海东带前卫团已熬得两眼红肿。军长程子华见此情景,要他从前卫改为后卫,他坚决不肯。政委吴焕先恳切地说:“海东,今天应该让我们走在前头了!”说着,他和程子华向前卫部队走去。徐海东知道吴焕先的脾气:越临近恶战,他越冲在前面。他在皖西时就听说:1934年元月,红二十五军在陵云寺突遭敌3个团的围攻,吴焕先亲自率领1个排,一举占领了洪家河北岸高地,吸引敌人,掩护主力突围。两个敌人抓住吴焕先大衣领子,吴焕先用力一甩,自己身上保存公款的钱袋子破了,白花花的银元撒落一地,敌人争着去抢银元,他和战士们趁机突围脱险。

徐海东见吴焕先和程子华已奔向前去,只好留作后卫,策马前进。

这时,国民党四十军一一五旅由方城县之独树镇迎头截击我军;驻叶县之四十军骑兵团,南下保安寨配合堵截;一一六旅则由新野北上南召,阻止我军进入伏牛山;敌之“追剿队”5个支队和四十军骑兵第五师尾追我后,形势相当紧迫。吴焕先和程子华骑马迎着风雪奔驰向前。

吴焕先1907年出生于湖北省黄安县四角曹门村(今属河南省新县)。自幼在乡塾读书,15岁就读于麻城蚕业学校,开始接受马列主义,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家乡点燃了农民革命斗争的烈火。1927年秋,参加领导了著名的黄麻起义。1929年鄂豫边革命委员会成立,他当选为委员,并任土地委员会主席。1930年任中共黄陂县委书记、鄂豫皖特委委员。1931年以后,历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十二师政治部主任、红二十五军七十三师政治委员、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鄂东北游击司令,并任中共鄂豫皖省委委员。

兵贵神速。前卫团顶风寒,冒雪雨,在泥水之中个个滚成泥人,不要命地向前走。已经是午夜了,吴焕先刚命令“原地休息”,手枪排侦察报告:敌“追剿队”跟踪而至,并向土风园发动进攻。于是,吴焕先又命令“紧急集合”,突出敌追堵合围圈。

当行至独树镇附近时,国民党四十军一一五旅和骑兵抢先占领了段庄、马庄,向红二十五军前卫团发起猛攻。前卫团因风雪遮目,发现敌人较迟,加之手指冻僵,拉不开枪栓,被迫后撤。敌趁机从两翼实施包围,情况十分险恶。这时,有个参谋主任贪生怕死,骑着一匹大黑骡子仓皇奔逃,并大喊:“我们被包围了,过不去了,各自逃命吧!”霎时,部分部队出现了混乱。

在这紧急关头,吴焕先赶到现场,稳住了部队。他指挥二二四团、二二五团坚决阻击,向战士们大声疾呼:“同志们就地卧倒,坚决顶住敌人,决不能后退!”战士们爬在泥泞里,各自利用地形地物,顽强抗击敌人。吴焕先从警卫员身上抽出一把大刀,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去,与敌展开白刃搏斗。

正激战之际,徐海东带领二二三团跑步赶到,经过一场恶战,终于打退了敌人。

第二天,吴焕先把队伍集合起来,表彰了作战勇敢的同志,痛斥参谋主任临阵脱逃的可耻行径,并代表军部作了立即枪决参谋主任的宣判,教育了全军指战员。

IMG_20180804_115838_mh1533355240635

赤诚的心

伏牛山连绵起伏。

红二十五军很快发现该地区地域狭窄,人烟稀少,物资匮乏,且反动统治严密,不宜立足,便大踏步向西进入陕西省东南部。

夜过铁锁关,部队在此宿营。

民谣道:“出了铁锁关,陕西到河南,穷无立脚处,要付过路钱。”虽然这里民是穷的,但心是诚的。战士们住下后,生火做饭、烧水烫脚,小山村炊烟袅袅,歌声缭绕。山民们由于早年渭华起义的影响,闹过农会,听说过红军,躲避的人很快又回来了,帮红军烧火做饭,筹办粮秣,像对待亲人一样。

吴焕先从审问民团俘虏中了解到洛南县三要司两天前驻有国民党军1个营,需要派人去侦察敌军动向。战士们说累得走不动了。吴焕先和气地对战士们说:“大家疲劳我了解。革命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人类求解放,这就要求我们每个同志不怕艰苦,不怕困难!”他的话似春雨般洒进战士的心田,激励着战士的斗志,手枪团的同志出发了。拂晓时分一分队张波等赶到15千米外的三要司,抓住敌军两个负责采买物资的人员,探明了国民党四十二师二四八团第三营在三要司的兵力部署。12月8日对敌突然袭击,在九泉山全歼该敌,打开了入陕的通道。

1934年12月9日,红二十五军进驻庾家河。第二天,召开了中共鄂豫皖省委第十八次常委会议。

提交会议讨论的《关于创建新苏区新的革命根据地的决议草案》提出:“鄂豫陕边一带地域在敌人薄弱的条件上,群众生活苦容易发动斗争的条件上,在川陕苏维埃运动与红军配合上,在地势的条件上,无论如何是适应我们创造新苏区的革命根据地的。”

会议进行中,国民党六十师突然由三要司附近的鸡头关奔袭而来,从庾家河街后高山七里荫岭迂回上来,占据有利地形,向红二十五军猛烈开火。省委立即停止开会,常委迅速赶到阵地,指挥作战。徐海东自率二二三团以猛烈冲击,夺回东山垭口阵地。 二二四团、二二五团跑步抢占南北两侧高地。激战中,敌人一颗子弹穿过程子华手臂的动脉血管,血流如注,徐海东左眼中弹,二人均负重伤。全军指战员在吴焕先的指挥下,英勇反击,殊死奋战,经过20多次的反复冲杀,终将敌人打垮,共毙伤敌人800余名,我军亦伤亡200余。至此,我军粉碎了20余倍于己之敌的围追堵截,长驱900余千米,胜利地完成了战略转移任务,开始了创建新苏区的工作。

战斗结束后,由当地中医杨春荣、罗锦文等协助,将100多名伤员分散护养在群众家里,直到伤好归队。

创“家”立业

云横秦岭,雪拥商洛

1935年2月2日,即农历的腊月二十九,部队冒着鹅毛大雪来到秦岭山头的小镇葛牌镇。

鄂豫陕省委的几位同志住在“逢元和”商号的后院里,谈论以陕南商洛地区为立足点,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规划。

吴焕先说:“这一带地理条件好,北边靠秦岭,南边是汉水,要山有山,要水有水。”

徐宝珊说:“群众条件也蛮不错。反动派整年派夫、抓丁,苛捐杂税几十种,穷人早就盼着共产党和红军了。”

徐海东说:“人没个家不行,鸟没个窝不行,我们红军得有块根据地!”他想到自己和军长都负了伤,省委书记病着,千斤重担落在政委肩上,不由得抓住吴焕先的手要他多注意身体。

三位同生死共命运的战友互相叮嘱着、祝愿着。

这时,吴焕先反复思索着徐海东的话:“鸟没个窝不行。”在大别山斗争时候,他曾在山洞里写下“深山密林是我家,沙滩石板是我床,尽管敌人逞凶狂,坚决斗争不投降”的诗句,而今红军入陕两个月,已在南部4县开辟了第一块根据地,应该有个“家”了,但这个“家”设在哪里呢?

省委决定在葛牌镇“过年”,还准备搞点文娱活动,使远离家乡的老鄂豫皖战士减少点思乡之情。

这时候,敌人调集了几路兵马,向红二十五军扑来,正月初二,鹅毛大雪漫天飞舞。国民党一二六旅旅长柳彦彪亲自率两个团向葛牌镇进攻。吴焕先由于事先得到群众的报告,指挥部队先敌占领了葛牌镇以南的文公岭高地,阻敌于阵地前沿。徐海东听见枪声,不顾伤势,拿起手枪往外就走。

警卫员连忙拦住说:“不行!政委交待过,你应该坐抬子(即担架)。”

徐海东在警卫员搀扶下来到阵地。他和吴焕先很快定下了作战方案,再组织部队由正面和左侧反击下去。

红二十五军经奋勇冲杀,歼敌两个营。战斗结束时,戏台上正演着《敌人给我们送枪炮》,戏台下满是俘虏和缴获的枪炮。群众说,这个年过得真热闹,红军打仗我们看戏,看了台上看台下,真假俘虏都看了。

正月初五,红军由葛牌镇开拔。吴焕先看到秦岭的壮观景色,想起了当年在天台山的战斗诗句:“四望众山低,昂然独雄奇,白云分左右,要与黄天比。”但是,眼前伤员、缴获的武器太多,部队负担过重,吴焕先迫切地感到建立后方根据地的必要。行至东岳庙,突然发现对面沟地里有十几个背大刀打旗子的人,侦察员探报说是袁家沟口阮英臣大刀会的。

吴焕先翻身下马,问侦察员:“袁家沟口在哪里?”

“在山阳县小河口。”

“小河口地势怎样?”

“小河口脚蹬两省(河南、湖北),北枕四县(商县、蓝田、柞水、镇安),把庙梁子卡子一守,袁家沟口就万夫莫入了!”

吴焕先是湖北、河南交界的箭河乡四角曹门村人,箭河乡也是个“鸡叫听两省,狗咬三县惊”的地方。在军阀割据的年代,这些地方使红军队伍能避开敌人的锋芒,是创建根据地的理想之地。

“能不能在袁家沟口建立根据地中心?”吴焕先这样想着,便去和省委几位同志商量。

红军到小河口的当天下午,就派4个同志去袁家沟口请来阮英臣,当晚给阮英臣发了40杆枪,派红军干部夏云廷、吴华昌、王义庆三人去袁家沟口协助阮英臣工作。吴焕先等察看了庙梁子和袁家沟口地形,确定以袁家沟口为中心,开展地方群众工作,发展党员,建立党的组织。不久,鄂陕边区苏维埃政府成立,程家盛担任主席。随后,鄂陕第四路游击师命名大会在袁家沟口河滩举行,吴焕先到会讲话。在会上,徐海东将鲜红的军旗授予阮英臣,任命他为第四路游击师师长兼战斗营营长,夏云廷为游击师政治部主任兼战斗营政委。鸟儿有了“窝”,红军有了“家”,军械库、后方流动医院等搬到袁家沟口。袁家沟口地暖春早,军民忙碌着在分配的土地上耕耘播种。

心中的“灯”

在鄂豫陕省委领导下,根据地军民同心协力,战胜春荒,粉碎敌人多次“围剿”,根据地范围扩大到18个县;先后建立了中共商洛、鄂陕、豫陕特委,鄂陕边有6路游击师,豫陕边有4个游击大队,以及苏维埃赤卫军2000余名地方武装;还建立起鄂陕边区苏维埃政府及红岩寺、白塔、刘家花屋等一批区、乡、村苏维埃政权。在此期间,2月29日,省委在湖北省郧西县庙川虎坪大院召开常委会议,通过了《鄂豫陕省委为完全打破敌人进攻争取春荒斗争的彻底胜利创造新苏区的决议案》。

4月中旬,省委在蓝田县葛牌镇召开有地方和红军中的积极分子参加的扩大会议,总结入陕4个月来的工作,改选了省委,徐宝珊任书记,吴焕先任副书记。

5月4日,省委率红二十五军在商县龙驹寨(今丹凤县城)对部队进行战备整训。

5月9日,徐宝珊病逝于龙驹寨,吴焕先代理省委书记。

蒋介石对鄂豫陕革命根据地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和游击战争大为震惊,命令原在鄂豫皖边区的东北军六十七军3个师和陕军合击,限令3个月内将其全部消灭。

5月下旬,吴焕先在湖北省郧西县莫家山九棵树吴家大院主持召开省委执委会议,根据毛泽东、朱德“先拖后打”的反“围剿”经验,决定采用“诱敌深入,先疲后打”的方针,寻机歼敌。6月29日下午,国民党陕西警备第一旅追至商县黑山附近。7月2日,红二十五军将该敌诱至袁家沟口,一举将其全部歼灭,俘旅长唐嗣桐以下1400余人。蒋介石的三个月“全歼”计划不仅没有实现,反而丢了一个整旅。这天,蒋介石在给西安绥靖公署和陕西省政府的电报中不得不惊呼:“徐海东匪利用陕南政治黑暗,民团派别正多,且割据独立不受任何人管辖诸弊,已在东区(蔡川、庾家河、峦庄一带)、西区(袁家沟口、牛耳川、米粮川、碾子河、黄土砭一带)完全匪化……我军谍报人员……均不能进入”,等等。

战后,吴焕先同省委其他同志讨论决定:部队再次转到外线,北出终南山,威逼西安。部队前锋直抵距西安10余千米的韦曲、杜曲、子午乡一带。西安大受震动,城门紧闭。正准备由西安开往天水的东北军五十一军,被迫停止了行动。

战斗的胜利证实了战略战术是正确的,但吴焕先并不满足于此。细读他在鄂豫陕苏区所写的报告,能看出红二十五军的行动是在同中央失去联系后摸索前进的,既有卓著功绩,也有痛心的教训,许多行动他自己并不是有把握的。如,他在5月30日于湖北省郧西县《给四方面军并转川陕省委的信》中对配合红四方面军突击陕南的行动写道:“只估计我们在此行动对保卫川陕苏区配合红二十六军的行动是对的,发展前途可以与南北两个苏区打成一片,向东可以开展中国中部的苏维埃运动及恢复鄂西、鄂豫边苏区,与鄂豫皖老区相联系,特别是在目前敌人集中兵力进攻川陕苏区的紧急决斗时,我们对敌人的牵制和动摇敌人的内部及后方,配合红四方面军作战更为重要。”但是,他又担心,“没有得到中央的指示,不知道我们的行动是否是对?”他要求四方面军“把我们的行动转报中央并速给我们以指示”。吴焕先如同久别的孩子想见爹娘一样盼望得到中央指示。

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7月l5日,原鄂豫皖省委交通员石健民从上海经西安到达军部驻地,带来了党中央数月前发出的几份文件,也带来了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已在川西会师并有北上动向的消息。吴焕先、程子华、徐海东激动得几乎落泪。当晚,吴焕先在长安沣峪口主持召开省委紧急会议。他以庄重的声调,宣誓般地说:“我们一定要去迎接党中央!迎接中央红军!”徐海东握着拳头说:“就是我们4000人都牺牲也要到党中央身边去!”经过兴奋而热烈的讨论,鄂豫陕省委决定:省委率红二十五军主力西征北上,到陕甘革命根据地与红二十六军会合,首先争取陕甘革命根据地的巩固,集中更大的力量去消灭敌人,配合主力红军,迎接党中央。7月17日夜,他于西征途中的户县(今西安市鄠邑区)就此向中央写了报告,并两次向留在陕南坚持斗争的郑位三、陈先瑞、李隆贵写信,通知了西征北上的决定,部署了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工作。

血染沙场

7月27日,部队到达留坝县江口镇,在此休整两日,进行思想动员和物资准备工作。鄂豫陕省委向全军指战员提出了“迎接党中央”“迎接主力红军”的战斗口号。

7月30日,部队告别根据地,从江口镇出发,向西挺进。

路上,吴焕先渴望见到党中央、见到毛泽东同志,显得异常兴奋。他有马不骑,与战士边走边聊天,发现了一个病号,就让通讯员把自己的马牵来给那个病号。在他的影响下,营以上干部的马全部集中,让给了病号和体弱的同志。

1935年8月21日,部队西征至甘肃省泾川县城西5千米的王村,翻越王母山塬,徒涉泾川支流汭河。部队刚过一半,山洪暴发,河水突涨,有几个同志不幸被急流卷走。军直属队和在塬上担任后卫任务的二二三团,都被阻于汭河北岸。就在这时,由马鸿宾指挥的国民党三十五师1000余人,从泾川方向沿着王母山塬,向红二十五军突然袭来。位于原上四坡村东北角的二二三团第三营,凭借房屋、窑洞和土塬,与敌展开近战。重机枪连连长戴德归把一挺重机枪架在窑洞顶上,迎着敌人猛烈扫射,压住敌人的进攻气焰。这时,我军先头部队已过汭河,难以回援;后卫部队背水作战,形势极为不利。于是,军领导命令二二三团第一、二营投入战斗,从西南方向猛烈反击敌人。吴焕先亲自带领交通队和学兵连100余人,一鼓作气地从河边冲上塬头,直插敌人侧后方。他向战士们振臂高呼:“同志们,压住敌人就是胜利,决不能让敌人逼近河边!一定要坚决地打!”战士们不顾泥泞路滑,迅速抢占了塬头制高点,从侧后向敌人发起冲击。与此同时,我第三营在重机枪火力的掩护下,趁机集中力量进行反击,形成对敌夹击之势,敌人顿时乱作一团,纷纷溃散。激战中,吴焕先不幸中弹牺牲,时年28岁。

吴焕先是中共鄂豫陕省委和红二十五军的卓越领导者,他作战英勇,身先士卒,在生死关头临危不惧,指挥部队屡建奇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和共产主义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创立已51周年了。今天,红旗映日,鲜花铺路,不正是烈士的鲜血浇铸而成的吗?!

红星闪闪永放光芒,吴焕先烈士永远活在人民心里!

(摘自《革命英烈》1986年第五期)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刘娅文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