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洛站 > 文化艺术 > 正文

淡淡的艾香

核心提示: 清晨,我打开门忽然瞥见门口斜插着一束新鲜的艾草,那种特有的香气扑鼻而来。

235076-13052312193618

清晨,我打开门忽然瞥见门口斜插着一束新鲜的艾草,那种特有的香气扑鼻而来。

心里一喜,哦,端午节快到了。思绪飞到了我那遥远的童年。

小时候是在老家的乡下度过的。那时候过端午节,对我们孩子来说是很诱人的,因为这一天,能吃到我们平日吃不到的东西。

记得每年端午节这天一大清早,我就和村里的小伙伴,拿着小瓶子小缸子,到七里河汲水。听大人们说,这天用七里河的水洗洗脸,一年都不害病呢。等我们高高兴兴从七里河提着水回到家,瓶瓶罐罐里的水一路上已洒得剩下不多了,看到母亲已经煮熟了满满一盆子鸡蛋,还有一碗煮熟的蒜,等着回来分给我们,心里别提多兴奋了。姊妹六个,一人几个咸的几个甜的,我们都喜欢吃咸的,都争着想多分到几个咸鸡蛋,但母亲很公平,每人都一样多。

那时母亲每年都早早腌一罐鸡蛋,到端午节这天才能吃。家里唯一攒下的这点鸡蛋,还要用来换盐吃,平时母亲是舍不得给我们吃的,只有谁生病了或过生日的时候,才给煮两个鸡蛋吃。

d4a2bed768c14ab10377937123c6af65

我那时,是很盼着自己生病的,因为病了,不仅能吃到鸡蛋还能吃到母亲擀的白面条。母亲说,用豆秸和芝麻秆烧成的灰腌的蛋最香,直到现在,我还认为那是我童年惟一的美味。咸蛋的蛋黄是金黄色的,流着红红的油珠,我总是拿一个小棍,在鸡蛋上掏一个小孔,慢慢地挖着吃。也顶多不过五六个鸡蛋吧,记得我总是吃两三天,有时发现都快坏了,才舍得吃完。这就是端午节惟一的好食物,那时能吃到这些,我都已经很满足了,很幸福了。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端午节就是能吃鸡蛋,能戴母亲亲手缝制的香包,还有在手腕上戴五色线。母亲缝的香包小巧玲珑:“榆钱儿”“芝麻张嘴”……端午节的前几天,母亲就坐在门口,在她的针线篮里挑一些鲜艳的碎花布,一针一线地纳着。我总是站在一边看,拣一个最喜欢最漂亮的悄悄戴在衣服里,到了学校,在教室里拿出来给同学看。如今母亲已去世多年了,我也再没有戴过香包。现在人们过节都是吃,能想起为什么过节的人并不多。

岁月悠悠。伟大诗人屈原忧国忧民,怀才不遇而投江自尽,他的《离骚》中那不朽的诗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将永远激励后人。

五月的端午节哦,家家门前都有艾草你的倩影;淡淡的艾草哦,是我童年那一缕苦涩而甜蜜的回忆。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端午节 艾草 包粽子
责任编辑:刘娅文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